被窝里的安心

【all叶】情敌见面,分外脸红 (中)

捡:

  
  05
  
  为了照顾这一帮初涉影视的大神,也因为上头拨过来的经费实在充足,导演是完全抛弃了以往为迁就场景而定场次的拍摄模式,相当奢侈的按着剧本叙事顺序一幕接着一幕的拍,所以到了决战这一场,就真是实打实的最后一场了。
  
  “决战”这场戏不同于之前,因为打斗所需特效太多,演员们几乎全程都需要在绿幕中发挥,对演技的要求可谓是全剧最高,戏还没开拍呢导演组上下就提起了心,做好了磨水磨功夫的思想准备。
  
  “绿幕里拍戏本来就很吃演技,特别是没加特效之前的打斗戏,三分看情感七分看技巧……”假说戏理由死皮赖脸留在更衣室的导演迷离的盯着叶修倒映在镜子里的脸,声音柔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科班出生都不一定演的好,叶神你千万不要有心里压力。”
  
  叶修正刷着粉底,不好睁眼,闻言就轻轻的嗯了一声,乖巧的鼻腔音听的导演心都要化了。
  
  拿起眼线笔准备给叶修勾眼线的化妆师一不小心从镜子里瞄到了导演的痴汉脸,吓得手都抖了下。
  
  “小心点!”导演瞪了化妆师一眼,心疼的蹲到叶修脚边,仰头看他:“叶神有没有被戳到啊?”
  
  “没。”叶修不动声色的挪了下屁股,对脚边这位仁兄诡异热情实在是适应不良。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导演捧着大脸痴痴的看着男神,这场戏是整部电影的高潮,战争爆发情感也爆发,魔王身份被揭破,不用再伪装十几岁的无辜少年,自然是要换个妆容,不过因为叶修和魔王的人设重合度略高的问题,不用过多粉饰,倒给化妆师省了不少事。
  
  温和无害的下垂眼被化妆师勾上了朱红的修长眼线,鬓边是一朵与结构精细的魔王图腾,色泽极艳,横陈过小半边苍白的脸,直勾到了色泽浅淡的嘴唇旁边,别具一种病态的邪魅。


  怎么这么好看怎么这么好看!!导演捧大脸发着花痴,嘴上信马由缰的唠叨着,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导演,”被烦得够呛的化妆师毫不留情的挡在了还神魂颠倒着的导演面前,眼神和语气都相当不善:“都看了这么久了,还不够呢?”
  
  怎么可能够!导演没好气的瞪了化妆师一眼:“干嘛?”
  
  化妆师被瞪的不痛不痒,抱着手臂冷冷道:“你该出去了,接下来要画的妆,你不方便看。”
  
  他可没瞎说,这接下来的妆是得脱了往身上画的,再怎么有理也不能留他啊。
  
  “……”导演沉默片刻,认真道:“哥,我想学化妆你看成吗?”
  
  
  我学你妈个X!
  
  王杰希反手一把拉住了要抬脚踹门的孙翔。
  
  06
  
  一如古往今来所有决战boss前都得去变个身的影视作品,各位大神们总算纷纷变成了电影开拍前夕发的定妆照上的模样,不过为了方便活动,服装方面还是与定妆照上略有不同,但也丝毫不损其美观程度。
  
  而此时,众人也总算是看到了魔王叶那身衣服没被打烂时的真面目。
  
  “很有威严呢,”喻文州显得有点意外,“当初拍照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走妖异流的boss。”
  
  “没进过那个副本?”叶修问着,扭头看了眼侧着身子站在自己左后方,看似在自拍实则是偷拍的孙翔,“你站那里就算把手扭出花也拍不到正面的。”
  
  “我,我又没拍你!”孙翔动作一滞,耳朵通红通红,没好意思回头:“少自恋了!我拍的是我们队长!”
  
  紧贴着站在叶修右手边的周泽楷:???
  
  “呵呵。”叶修笑了两声,把一脸茫然的小周提溜到了左边:“那你继续拍,继续。”
  
  喻文州看的一乐,把叶修拉过来,说:“咱去那边聊,不打扰轮回联络感情。”
  
  叶修自然没有异议,两人手拉手的就走远了,被留下的孙翔和周泽楷懵了。
  
  “……”
  
  周泽楷看着孙翔,目光凌厉。
  
  孙翔超凶:“看什么看,我又没拍你!”
  
  06
  
  身份被女主戳穿的魔王飞快的逃离了落夕小镇,勇者小队穷追不舍,最终在小镇北边的花田中截住了魔王修,大战一触即发。
  
  “停止吧,”术士面色平静,手中法杖光芒流转,强烈的魔法元素将纯黑长袍鼓的猎猎飞舞,“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已经失败了。”
  
  “失败?”魔王呵呵一笑,尽显嘲讽,“不存在的!”
  
  “你……”
  
  术士的话语顿住了,他听见了一声极细微的扣动扳机的声音,长年战斗留下的直觉让他飞快的向一旁避了分毫的距离,但由于太过仓促,还是没能阻止那颗璨银的子弹穿透了胸膛。术士踉跄两步,似惊讶似恍然的回过头,看见了神枪手俊美而冷漠的面容。
  
  “文森?!”一旁额剑客失声大叫,抬手一记拔刀斩便向神枪手斩了去。
  
  “凯文!你在做什么?!”弹药专家不可置信的看着毫不迟疑地与剑客缠斗起来的好友,大脑一片混乱。
  
  神枪手一言不发,一心一意的阻拦着欲去查看术士伤势的剑客,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
  
  “背叛者……原来是你……”文森死死按住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附了毒性诅咒的子弹令他的法力急速衰竭着,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的虚弱感觉席卷而来,与被伙伴的背叛参和在一起,酝成一股苦涩滋味,他说:“究竟是为什么?”
  
  “还不明白吗?”魔王抬手一挥,种着鲜红花朵的泥土中突地破出了无数藤蔓,带着尖牙与利齿,张牙舞爪向勇者们袭去,“世间的一切,都将归属于全知全能的真理之神!”
  
  “一派胡言!”拳法家怒喝一声,周身爆起一片血光,在钢筋铁骨的加持下全然不惧缠袭上来的藤蔓枝条,悍不畏死的向魔王冲去。
  
  “该死!”站的最远,此时也被牵绊的最严重的战法恼怒咬牙,却也拿这些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魔界之花毫无办法,只能眼看着受了重伤还要独自应对藤蔓而更显得左右支绌的术士,心中焦急不已。
  
  “轰!”
  
  一声巨大的燃烧爆炸声伴随着藤蔓燃烧而成的必必剥剥突地响起,苦战中的几人心头一喜,俱都想到了对木属性魔植具有极大杀伤力的魔道学者,刚刚犹豫了片刻便被神枪手一并脱入战局而使得术士陷入危险境地的弹药专家更是激动,忍不住分心喊道:“杰西!快去救文森!”


  “不用管我们!”战法亦大叫。


  “放心。”魔道学者随口答着,不疾不徐地以熔岩烧瓶开路,烧出一条坦途,持着扫帚悠闲步向已经露出了苦笑的术士:“我会让他死的很痛快的。”
  
  “什么?!”
  
  “是我没有想到,背叛者……竟然有两个。”术士费力的击退周遭几条藤蔓,“为什么?”
  
  “不是因为那见鬼的真理之神,”魔道学者从容一笑,手中凝聚起璀璨如星的光芒,“我帮他仅仅是因为我想这么做。”
  
  “你还真是……”
  
  术士微笑摇头,星星射线穿过心脏的瞬间,他微微的偏过了头,视线穿过重重阻碍,落到了花海那头的魔王身上。
  
  “你!”拼命赶来的战法目眦欲裂,脚底炫纹翻飞,怒龙穿心呼啸而来!
  
  “麻烦。”正欲抽身回去援助魔王的魔道学者面色一沉,不甘不愿的和战法缠斗起来。
  
  那头魔王本就因操控这一大片魔界之花而力有不逮,遇到迎头痛击而来的拳法家也没了往日的潇洒,满地躲闪挨打,一时也是苦不堪言,看到术士死去竟也丝毫分不出心来煽风点火,反而还要承受拳法家越发凶残的殴打。
  
  “凯文!杰西!”魔王眼见招架不住,忙不迭的便呼喊了救兵。
  
  “撑住!”杰西答的很无奈。
  
  “修……”凯文虚弱的声音已经说明了他同战两人的险况。
  
  “太猛了吧……”说话瞬间又吃了一记窝心脚的魔王单膝跪地,嘴角溢出鲜血,不得不准备放弃对魔界之花的控制:“走!”
  
  虽然局面已逆,但若想保命逃跑却是不难的,眨眼间三人便各施手段,往不同的方向奔逃而去。
  
  “别想逃!!”
  
  “轰!”
  
  战法的声音被蓄能火炮所发出来的巨大爆炸声掩盖,一时众人皆惊,呆滞的目光都凝聚在他硝烟中走出来的那抹身影上。
  
  “不要太小看我了。”面容绝美的白裙女孩扛着与身形完全不符的巨大枪炮,微笑偏头。
  
  07


  《落夕镇》顺利杀青。


        “各位都辛苦了,”导演端起酒杯,环视着大家,开始说废话:“真没想到,这最后一条竟然是一次过,各位……”


  “演完这部电影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张佳乐旁若无人的拉着叶修说话,“你丫肯定有主角光环!”
  
  “想什么呢,”叶修吃着菜,看了眼他面前动都没动过的酒杯:“还没喝就开始说胡话了?”
  
  “我是认真的,”张佳乐不依不饶的拉着叶修掰扯:“剧里大魔王作恶多端就能被主角给灭了,你作恶多端这么多年怎么就没被收拾呢?肯定是有主角光环!”
  
  “嗯,有道理。”叶修点点头,以旋风之势塞了块鸡骨头到张佳乐嘴里,微笑:“你都说我是大魔王了,我不做点什么都感觉对不起你。”
  
  “唔唔唔!”
  
  “吃菜吃菜,”堂而皇之做出如此恶行的叶修若无其事的夹走了最后一块红烧排骨。
  
  “令人发指……”王杰希评价。
  
  “就是就是!”
  
  “人贱自有天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张佳乐终有崛起时!”
  
  “乐乐不哭,我帮你干了叶修!”
  
  “……滚滚滚!我自己干!”张佳乐瞬间满血复活。
  
  “我说你们,”叶修无奈,“导演还在发言呢怎么这么贫?”
  
  就是贫给那个凑不要脸的导演看!!
  
  “没事没事,”完全被忽视了的导演尬笑着,“杀青了嘛,大家活泼点也是可以理解的,阿修要是嫌吵咱们可以单独开一桌啊。”
  
  “阿修?”孙翔一筷子排在桌上,“谁准你叫这么恶心的!”
  
  “啊?”导演被这神来一怼惊的傻了下。
  
  “孙翔,”周泽楷不赞同的摇了摇头,还没等导演感动出来呢,他开口了:“阿修好,导演恶心。”
  
  “啊??你们……”
  
  “阿修吃这个,”喻文州把剥的漂漂亮亮的小半碗虾递了过去,“吃虾对身体有好处,这家店虾线处理的还不错,可以多吃点。”
  
  “我……”导演手指发抖。
  
  “老叶你看咱们假期还没完呢,你之前答应我的一起去玩还奏效的啵,不过天都冷了,咱就不去看海了吧,去B市看香山红叶怎么样?顺便去看看伯父伯母?”
  
  黄少天嘚啵嘚啵的一大通说秒盖了导演微弱的呼声,也成功刷新了仇恨,引来了队友当胸一扫帚:
  
  “去B市吧,”王杰希露出了正宫一般的迷之微笑:“伯母跟我说,她很想念阿修。”
  
  “你……”叶修略讶,“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妈了?”
  
  “过年那会,”王杰希的口吻是相当讨打的熟稔:“伯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除了挂念你的身体还很操心你的情感问题,她希望你能找个B市的伴侣。”
  
  “不带这么地域歧视的!”黄少天顿时急了,“G市男人多好啊,大方热情还疼媳妇,看我就知道了,能爱一辈子媳妇!”
  
  “Q市男人实在,爷们,疼老婆,”一直吃闷鱼的韩文清竟然也插了一嘴,特认真的看了叶修一眼:“保护老婆一辈子。”
  
  “K市男人也……”
  
  “我们……”
  
  “得了得了,”叶修吃完了虾,有空说话了:“比来比去的幼稚不幼稚,而且我妈想我找的肯定是妹子,你们点评老爷们干嘛?”
  
  “现在社会开放了,能一起好好过日子就是好伴侣,”喻文州慢条斯理的说:“所以伯母应该没有一定要你找妹子的意思吧?”
  
  “对啊对啊!”黄少天赶紧附和。
  
  “说的也是,”叶修擦擦嘴,“不过我又不想谈恋爱,想那么多干嘛。”
  
  ?!?!
  
  “吃饱了,你们慢用。”
  
  叶修摸着肚皮潇洒的走了,留下来的一桌人相对无言,纷纷愤怒的抢起了菜。
  
  “阿修居然会不想谈恋爱……”后知后觉的导演失魂落魄的捧着心,片刻后,脸上渐渐出现了神圣的颜色:“不,他一定没尝过爱情的美好滋味才会这么想的,等他接受我的追求后,肯定再不会这么想了!”
  
  埋头扒饭的众人:啊这个智障好烦,还是先除掉他吧!
  


  
——————————————


我靠!竟然还没写完!生气
@醉知酒浓_抓住阿捡 媳妇看我!

评论

热度(693)